曾道人期期一码两码中特|秋月倚楼两码中特

開心麻花去年凈利潤同比暴跌 沈騰獲近億元勞務費

不出意外的話,這將是開心麻花公布的新三板掛牌時的最后一份年報。4月18日,開心麻花公布了2018年的年度報告。年報顯示,2018年開心麻花營業收入超過10億元,同比去年增長超過17%,但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卻同比去年減少了超過7成。

值得注意的是,開心麻花的藝人經紀業務在2018年首次與其他兩大業務板塊(演出及衍生、影視及衍生)形成鼎立之勢。擁有沈騰、馬麗等眾多喜劇明星的開心麻花也在年報中披露了他們的片酬。經每經記者計算,沈騰和馬麗僅通過出演開心麻花的片子在2018年的勞務費就分別高達9249.07萬元和7845.70萬元。

開心麻花娛樂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每經記者 張春楠 攝 資料圖)

凈利潤同比下滑超7成,沈騰、馬麗勞務費揭秘

4月18日,開心麻花公布了2018年的年度報告。據年報數據顯示,公司營業收入10.09億元,同比去年增長17.36%;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1.1億元,則比去年同期減少71.76%。

開心麻花給自己的定位為喜劇公司,并稱形成了“戲劇+電影+藝人經紀”的獨特商業模式。在主營業務方面,開心麻花在2018年主要由演出及衍生業務、影視及衍生業務、藝人經紀業務構成。

2018年,演出及衍生作為開心麻花的第一主營業務帶來營業收入3.77億元,占總營業收入的37.37%,同比增長約18%。

公告顯示開心麻花參與出品制作的電影《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媽》累計票房超過31億,影視及衍生業務為公司帶來收入約3.40億元。

盡管電影《李茶的姑媽》被外界冠以票房“滑鐵盧”,創了開心麻花電影的票房新低,但電影業務已成開心麻花戲劇、電影、藝人經紀三個業務板塊中貢獻項目利潤最多的板塊。

明星片酬一直廣受外界關注,開心麻花財報也揭秘了沈騰和馬麗的片酬。

根據啟信寶數據,前五大供應商中,排名第二的新沂喜祥騰騰影視文化工作室和排名第四的長興臻品影視文化工作室,均為沈騰100%控股的公司。開心麻花向以上兩家公司采購的金額分別為6010.07萬、3239萬,合計9249.07萬。

麗赫影視文化(長興)工作室,其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東均為馬麗,開心麻花2018年向麗赫影視采購的金額為7845.70萬元。

按照行業慣例,這應該就是開心麻花向沈騰和馬麗2018年支出的影片演出勞務費,分別高達9249.07萬元和7845.70萬元。

實際上,從2016年開始,開心麻花就有意識地培養旗下喜劇藝人,希望在沈騰、馬麗的基礎上孵化出更多喜劇優秀人才。2017年,開心麻花的藝人經紀業務正式被列入財報中的主營業務之一。

根據年報,開心麻花2018年藝人經紀業務收入2.9億元,較上年增加近214%,占公司總營收的比重達到28.92%,首次與其他兩大業務板塊(演出及衍生、影視及衍生)形成鼎立之勢。目前開心麻花旗下喜劇藝人多達200多人。

終止掛牌,國資撤出,開心麻花資本之路生變

不出意外的話,這將是開心麻花近期最后一次在新三板發布公開財報。

就在發布年報前兩天,開心麻花發布了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會議審議通過了開心麻花申請終止掛牌新三板的議案。這意味著開心麻花撤離新三板或將只是時間問題。

此前3月29日,開心麻花發布公告稱,為進一步配合公司發展戰略規劃需要,提高經營決策效率,降低公司運營成本,打算向新三板申請終止掛牌。

借著《夏洛特煩惱》的喜氣,開心麻花在2015年底掛牌新三板時估值較掛牌前飆升十多倍,曾是備受矚目的“明星公司”。掛牌一年半后,2017年1月,開心麻花宣布沖刺A股。

那時也是開心麻花備受矚目的時光。在沖擊IPO前夜,2016年2月,開心麻花曾以106元每股的價格向11名投資者發行了大約284萬股(占總股本的6%),包括知名投資人林利軍的上海盛歌等私募基金以及東方證券等券商等。

以大約3億元的募資總額計算,開心麻花此時的估值大約在50億元。短短3年時間內,開心麻花估值增長了大約15倍。

不過,開心麻花IPO之路卻一波多折。在申請一度中止后,去年3月恢復IPO審查不足半年的開心麻花再度撤回IPO申請。而2018年隨著《李茶的姑媽》上映后票房和口碑均遭遇滑鐵盧,開心麻花出品必出“爆款”的市場預期也被打破。

不僅如此,在去年十月份,開心麻花的第二大股東,從2013年開始陪伴開心麻花的國企資本“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合伙)”也在北京產交所掛牌轉讓其所持有的開心麻花11.33%股權,掛牌轉讓底價為6.12億元。以該價格計算,開心麻花的估值大約在54億元,兩年半時間只增長了4億元。

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每經記者 張春楠 攝 資料圖)

不過,就在4月1日晚間,開心麻花發布公告稱,因為沒有達成未能達成一致意見,也未簽署相關協議,公司終止籌劃下一輪融資。每經記者在4月19日查詢發現,開心麻花的股權轉讓項目目前仍在產交所公示。

“現在新三板已經很難再融到錢了,”太平洋證券傳媒分析師倪爽曾對每經記者表示,“對于開心麻花來說,無論短期內有沒有確定的融資方,摘牌有利于開心麻花更靈活地選擇后續的融資或發展方案。”

雖然不排除開心麻花有繼續IPO的可能,但可以想見這將比行業高峰時申請更加艱難。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師曾對每經記者稱開心麻花重啟IPO并不容易,除業績上的壓力外,現在政策對于影視內容類的IPO也并不支持。

蕪湖數字報


蕪湖日報

大江晚報
曾道人期期一码两码中特 20选5开复式 幸运飞艇开奖网走势 免费时时彩计划网 2019时时彩停售时间 广东南粤银行官方网站 福建体彩3l选7走势 龙虎和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的平台 3d电视怎么看3d 京东时时彩